战场归来话战疫



近日,澧县中医医院派往维也纳酒店参加涉湖北、武汉返乡人员定点隔离观察点执行医学观察的第一批7名医护人员圆满完成隔离观察任务后安全返回医院。

   

历时一个月,他们历经了从忐忑紧张到淡然忘我的心理改变,他们承受了思念家人、想念孩子的情感煎熬及昼夜无序、挥汗如雨的身体考验。他们在义无反顾的逆行中超越自我,他们在救死扶伤的道义中负重前行。其实,他们自己都还只是一群孩子,但在这群孩子的心目中却有着广袤无垠的家国情怀。

    今天,他们都返回了各自原来的岗位,但那整整一个月的艰苦抗战让他们久久难以忘怀。他们纷纷拿起笔,写下了自己的抗疫心得,记录下了那段不平凡的人生历程。下面就是其中部分队员的抗疫心得剪辑。

   

田双双   泌尿外科医师

2月1日接到隔离点负责人郭局长的一个通知,维也纳酒店要集中隔离澧县所有的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进行统一管理。接下来的两天,隔离人数呈井喷式的增加,最多时达到一百五十多人。每天两次的体温监测,分发口罩和预防性的中药是日常工作,一轮下来,隔离衣里面早已经汗流浃背。

“第一轮咽拭子采集人员里面,712和601房间人员是阳性,高度怀疑是新冠病毒感染者,马上送常德第二人民医院隔离治疗”。疾控中心的一个电话,打破了原本安静的酒店大堂。酒店食堂工作人员听到消息后说怕风险,辞职不干了。“组长,你说我们这里算一线了吧?”一位同事问我,我回答说“我们隔离点不是一线胜似一线,我们是病毒的第一道关卡,以后工作要更加细致,防护要更加小心了”。但是我自己心中也还是有点忐忑,因为无症状的病毒携带者就藏在这些被隔离人员当中,未知的恐惧更可怕。自此之后,大家每天都会在微信讨论工作不足的地方,防护需要改进措施,相互鼓励,相互帮助。

   

   

韩运   儿科护士

我们两夫妻都在临床工作,做为一名普通的医务人员,救死扶伤就是我们的天职,我们两夫妻都主动递交了抗疫请战书,为了心无旁骛的抗击疫情,我们把女儿送到了津市奶奶家,我们随时准备走上战场。

1月28日正在交接班时的我,接到护理部的通知,让我去驻点,为湖北同胞监测生命体征。当时的我很激动,疫情当前,我终于能为国家做出点滴贡献了。

入住隔离点以后,我们进行了24小时的排班,严密观察每一位接触者,以便随时发现问题并记录。......随着工作量突然增大,我们自身被感染的风险也增加了。我们每天穿戴上三级防护,在十层楼之间穿梭,观察每一位接触者的情况,发放口罩还递上了我们澧县中医医院自制的用于预防感染的中药。汗水湿透了我们的衣裳,模糊了我们的眼镜......每当看到一批批解除医学观察人员露出的笑脸和听到他们温暖的话语时,一切都是值得的。在这期间,我递交了自己的入党申请书。

   

姚莉   心血管科医师

听到号召,我觉得作为一名党员有义不容辞的责任起带头作用,遂立即响应,迅速加入到队伍当中。在隔离点的任务主要是为隔离人员测量体温、发放药品及物资。工作虽然不是很复杂,但是每次上去量体温的时候三层防护,一趟走下来衣服头发湿透,并且心里承受的压力却一点也不轻松。很欣慰的是医院领导经常过来慰问,为大家送来精神安慰和温暖,让我们感受到干部和群众的心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使我们更加坚定打赢这场战役的信心。虽然每天重复的做着相同的事,虽然看起来很不平凡,但我觉得能够在这场抗疫战斗中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很骄傲,也很荣幸......

   

孙晖琳 心血管科护士

每天工作到一半就汗流浃背,护目镜早已模糊,门牌号难以辨别,下楼梯完全凭感觉。白天忙碌的工作忘了担心与害怕,夜深人静的夜晚总是有些不安。我今天防控措施到位了吗?一个月不见的宝贝还好吗?父母有没有出门?忙碌的他吃饭了吗?我是我父母的孩子,我是我宝贝的妈妈,但我是一名护士,我更是一名党员,我要在孩子面前做好榜样,我要尽到一个医者的职责,党的召唤我就该勇往直前。更何况我们还有社会,有医院,有家庭,有同事,有朋友的鼓励与支持,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曾 义   手术室护士

作为医护人员,我很荣幸能和新冠病这个恶魔面对面交锋。虽然对于我这个大小伙来说工作并不算很繁重,但心灵所承受的压力并不比一直奔跑的身体轻松很多。虽说大多专家提出,新冠病致病不易至危。但看到实时更新的大数据,或明或隐,并不是不至危这么简单。更何况它的传播能力之强,并不是一层密不透风的N95口罩可以抵挡的。

但我并不畏惧,因为我生在了一个好国家,这里没有美国的撒手不管,也没有英国的装聋作哑,更没有日本的听之任之。在这面来自自然的照妖镜面前,中国还是原来的样子,那个屹立不倒的东方,那份鲜明的红色。当然,红旗报捷,也是不远的事。

    

杨文君 手术室护士

2003年的非典我没能参与,是你们在守护我们的健康。现在我成为了一名医务人员,这次就由我们来守护你们的平安。......面对疫情说实话不害怕是假的,但作为一名护士,我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当听到120救护车的声音就知道了又有新入住人员来了,对她们进行消毒、体温监测、登记入住、发放药物及生活必需品。在这里寒冷的冬天因隔离需要,避免交叉感染,不能开放空调,为了给他们不被感冒,我们又还要连夜给他们加送棉被。每天深夜我们还在大厅守候,等待入住人员,有时凌晨还在为隔离人员采集咽拭子标本。

   

刘佳   骨伤一科护士

工作的第一天,我们就遇到了一位从湖北步行回方石坪的老奶奶。老奶奶66岁听力下降,沟通不便。到达集中观测点后,精神高度紧张,我和运姐把老奶奶送回房间休息后还是担心她,随后又去房间看望。发现老奶奶浑身颤抖,测量血压、脉搏偏高,体温正常。我们立即将老奶奶的情况报告给带队领导,经专家综合考量最后还是决定转到定点医院诊疗。

还有一位老爷爷也让我印象很深刻的,这位老爷爷是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人员。老人家可能也从来没住过酒店,房间里面的设备电视,热水壶等也不会用。第一天把他送到房间后,我细心的跟他讲解了很久。到了第三天咽拭子结果出来为阳性的时候,我感觉我整个人都有点懵。虽然到这里工作的时候想过集中隔离点肯定会有阳性患者,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心里还是会忐忑不安。不安过后,我又开始安慰自己,我们防护措施到位,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感染。其实我们到这里工作的人员,可能心里都会有点点害怕,但是每当穿上这身防护服之后似乎立马又成为了“百毒不侵”的神体。

   

   

这是一群多么可爱的孩子,

这是一支多么坚强的战队,

哪有什么百毒不侵的战神?

只不过是他们心中有那么一份责任。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只不过是他们在替我们负重前行。

致敬,可爱的白衣天使!

致敬,我们强大的国家、伟大的人民!